在线检索:

        下载中心

        联系我们

        徐孟杰186-0057-7238

        邮箱:xujie192@163.com

        下载中心

        字号:   

        律师帮助政府进行顶层设计,土地收益保证贷款解决了农民融资难题,已成为农民融资的最主要品种

        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4月3日 15:40

         

        内容摘要:

        我国《担保法》、《物权法》禁止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禁止以土地承包经营权抵债,农民贷款难、金融机构放款难的局面,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改善。高树成律师提出土地收益保证贷款模式,农民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给物权融资公司,公司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同时,一方面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再转包给农民,农民继续耕种土地;另一方面公司给银行出具承诺函,愿意为农民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银行见到公司的承诺函后,与农民签订贷款合同,发放贷款。该种模式首先在吉林省梨树县进行试点。高树成律师设计的法律服务产品成为了生产力,为农民融资、增加社会财富创造了条件,律师服务价值得到极大彰显、律师服务层次得到极大提升,律师帮助政府进行的顶层设计,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正能量。

         

        关键词:土地收益保证贷款  试点  银行与金融   房地产与建设工程  律师服务

           

            如今的律师,不再是诉讼的代名词,而是给政府、企业、事业、自然人提供解决问题综合方案的专业人员。小到个人的投资方案,大到政府的顶层设计,都有他们的智慧融入其中。全省司法系统都知道高树成律师设计的土地收益保证贷款融资模式,旨在解决农民融资难、融资贵,被省金融办采纳并组织实施,取得了非常好的社会效果,是律师帮助政府进行顶层设计的典型案例。高树成律师作为省政府法律顾问团委派参会代表,根据自己对担保物权的研究,认为省金融办提出的农民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组建有限责任公司、农民以股权质押获得贷款的模式,不可行(后来查阅资料获悉四川曾采用这种模式,被中央叫停),提出运用让与担保理论设计一个既能以土地承包经营权融资、又能回避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的融资模式。参会的四平市金融办代表、梨树县政府代表、吉林长春产权交易中心代表一致认为,这个模式比重庆的要好得多。原本打算去重庆学习的他们,当场就决定取消去重庆的计划,等待高律师研究成果。

        一、背景介绍

        我国《担保法》、《物权法》禁止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禁止以土地承包经营权抵债,也就是说农民最值钱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不能融资。这样绝大多数农民没有有效的抵押物、质押物。省农村信用合作社等支农金融机构持有大量资金,但因农民不能提供有效担保而无法贷款给农民。农民贷款难、金融机构放款难的局面,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改善。

        2012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进一步加大强农惠农富农的政策力度,合力促进农民较快增收,努力维护农村社会和谐稳定”。吉林省人民政府为落实中央一号文件,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服务“三农”发展的指导意见》,核心是要解决农民融资难、金融机构发放贷款难的问题。吉林省金融工作办公室(以下简称省金融办)准备在产粮大县梨树县试点,成立梨树县物权抵(质)押中心,作为农民以包括土地承包经营权在内的物权向银行抵(质)押借款的平台。就如何开展这项工作,于2012年5月末在吉林长春产权交易中心召开专项研讨会。高树成律师作为省政府法律顾问团委派参会代表,根据自己对担保物权的研究,认为省金融办提出的农民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组建有限责任公司、农民以股权质押获得贷款的模式,不可行(后来查阅资料获悉四川曾采用这种模式,被中央叫停),提出运用让与担保理论设计一个既能以土地承包经营权融资、又能回避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的融资模式。参会的四平市金融办代表、梨树县政府代表、吉林长春产权交易中心代表一致认为,这个模式比重庆的要好得多。原本打算去重庆学习的他们,当场就决定取消去重庆的计划,等待高律师研究成果。

        高律师的方案是:农民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给梨树县物权融资公司,转让款一年一付。公司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同时,一方面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再转包给农民,农民继续耕种土地,转包款也是一年一付,转包款数额与转让款数额相等,公司与农民之间互不找差价;另一方面公司给银行出具承诺函,愿意为农民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银行见到公司的承诺函后,与农民签订贷款合同,发放贷款。由于我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要求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受让方具有农业经营能力,为此,梨树县物权融资公司的经营范围应该包含种植业(后名称确定为梨树县物权融资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如果农民按时偿还了贷款,农民与公司间的转让、转包关系自动解除。如果农民没有按时偿还贷款,公司与农民之间的转包关系自动解除,公司用应该交给农民的转让款代农民交给银行,偿还银行欠款本息后,公司与农民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关系自动解除,公司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返还给农民。为了惠及农民,当农民不能按时偿还贷款的情况下,公司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对外挂牌转包,以挂牌成交价与农民结算,多余部分返还给农民,公司不挣农民一分钱。

        为了确认模式的合法性,防止出现法律风险,在高树成律师的建议和协调下,会后第十天,省金融办召开了三级法院参加的论证会,梨树县法院、四平市中级法院、吉林省高级法院各派两名庭长(一名主审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名主审担保纠纷)参加了论证会,参会法官认为方案与法律规定不冲突、具有可行性,省法院虞大江副庭长提出一点建议:在方案试点阶段,农民因没有按时还款而不能耕种土地的时间,不要超过三年,最长不能超过五年。

        按照虞庭长的建议,省金融办先后召集三次由高树成律师主持的论证会,就贷款额度的确定、利率、贷款期限、贷款用途等事项进行了认真研究。省农行刘天铎副行长、省金融办苗忠友处长、高树成律师三人经商议,给这款产品起了名字叫“土地流转收益保证贷款”。

        8月上旬“土地流转收益保证贷款”在梨树的蔡家镇等7个乡镇展开试点,参加试点的金融机构主要是省农村信用合作社、邮储银行。

        当时最担心的就是这款产品农民是否能喜欢。当高树成律师随同省金融办带领的团队来到梨树县十家堡镇农村与两位贷款农民交流后,他们的心就象一块石头落了地,农民太欢迎这款产品啦。以前农民贷款采取的主要方式是三户连保和直补保。由于农民找担保人难,直补保贷款数额又低,这次土地流转收益保证贷款的新品种,用的是农民自己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融资,农民贷款再也不用找担保人、再也不用求人啦。利率又低,年利率7.8%。农民说,政府为农民做了一件实实在在的好事。高树成律师发现,农民大都将这款产品叫做土地承包权抵押贷款,原因在于当地干部没有搞清楚这款产品的名称,对原理也不了解。于是在高律师的建议下,省金融办在梨树县政府为全县干部召开了一场宣讲课,高树成律师讲解的是方案原理、操作要领。

        在东博会召开的前一周,省金融办召集金融机构、高树成律师开会,会议从下午四点开始,一直开到凌晨两点,研究制作方案的宣传画册。

        9月5日,王歧山副总理听取了省金融办高材林主任的汇报,并翻阅了省金融办编印的《土地流转收益保证贷款操作指南》,兴奋的指示,“认真做好基础调研、论证工作”。

        10月24日,王儒林省长到梨树现场考察,先由梨树县金融办马日驰主任作汇报,接着是省金融办高材林主任、省农行刘天铎副行长回答儒林省长当场提出的问题,由于回答得不清楚,现场有部分领导提出质疑。高树成律师果敢地上前做了自我介绍,就省长最关心的方案合法性问题,认真、清晰的进行了阐述,当场受到省长表扬。省长提出“土地流转收益保证贷款”中的“流转”,中央领导对流转太敏感,建议名称中去掉流转,就叫“土地收益保证贷款,”并当场表态“模式合法、可行”,听到省长这么说,现场一片沸腾。省长与现场人员合影留念。当天下午省长在十家堡粮库召开专题会议,会议决定“土地收益保证贷款”在吉林省范围内全面开展试点工作,林权、水权、草原都按照这种模式融资。

        (一)三方主体、四个法律关系

        1、农民与梨树县物权融资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之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关系和转包关系。

        农民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给梨树县物权融资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物权融资公司”),“物权融资公司”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款一年一付。“物权融资公司”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同时,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包给农民,农民对土地继续享有耕种权,耕种收益归农民,承包款也是一年一付。在农民承包期间,“物权融资公司”应交给农民的转让款与农民应交付给“物权融资公司”的承包费相抵销,互不找差价。

        2、“物权融资公司”与金融机构之间的连带保证关系

        “物权融资公司”与金融机构签订保证合同,为农民贷款提供担保,担保方式是连带保证。

        3、农民与金融机构之间的借贷关系

        金融机构与农民签订贷款合同,给农民发放贷款。

        (二)方案中保障农民生存权的制度安排:

        1、农民需将其耕地面积1/3用作“口粮田”,剩余2/3方可用于农村土地流转收益保证贷款。

        2、在“物权融资公司”挂牌征集承包人之前,农民基于承包关系仍然耕种土地,收益归农民;

        3、惠民补贴始终归农民。

        4、通过对单位面积贷款额度的控制,农民因没有按期还款不能耕种土地的时间不超过3年。

        5、尽管农民与物权融资公司在《流转合同》中约定了转让款的数额,物权融资公司仍以挂牌后获得的承包款与农民结算,最大程度地体现了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市场价格,让利于民。

        三、方案的合法性

        “土地收益保证贷款”中包含了三方主体、四种法律关系。。在这四种法律关系中,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之处。关于方案的合法性,高树成律师陪同省金融办赵主任拜访了《物权法》立法专家,清华大学崔建远教授、人民大学王轶教授,他们一致认为高树成律师设计的这款融资模式,设计巧妙、方案合法,解决了他们没有解决的问题。就方案合法性,他们二位共同出具了书面法律意见书。2013年8月27日,在土地收益保证贷款试点一周年之际,《中国经济周刊》在长春松苑宾馆举行座谈会,总结经验、推进发展。会间,王轶教授详细阐述了方案的合法性,统一了参会人员的认识。

        关于这个问题,吉林省政府法律顾问团、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省司法厅先后组织专家、学者多次论证,认为土地收益保证贷款模式符合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2013年9月初,在厦门召开的全国城镇化高峰论坛上,高树成律师汇报了土地收益保证贷款融资模式内容、合法性以及实施情况,受到了论坛主办方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韩俊等领导的高度认可,并表示他们一定要将吉林省首创的土地收益保证贷款汇报给国家领导,推动国家下决定允许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事实上,2013年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确定允许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表明土地收益保证贷款运营的成功推动了中央领导下决心放开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律师设计的法律服务产品成为了生产力,为农民融资、增加社会财富创造了条件,律师服务价值得到极大彰显、律师服务层次得到极大提升,律师帮助政府进行的顶层设计,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正能量。

         

                  ——来源 高树成 大成律师事务所长春办公室律师、高级合伙人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