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检索:

        下载中心

        联系我们

        徐孟杰186-0057-7238

        邮箱:xujie192@163.com

        下载中心

        字号:   

        诉讼时效相关的证据规则

        作者:京盛凯-项丹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7月24日 15:03

         

        文 | 天同律师事务所知识管理主管 陈枝辉

         

        “诉讼时效-证据规则”,共涉及13个疑难问题:

         

        1.当事人二审提交的新证据可根据具体情况予以质证——当事人在二审期间提供的证据,法院可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质证。经质证后的证据可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

         

        2.民事诉讼中公安机关询问笔录证据效力应综合认定——另案刑事询问笔录,应结合其真实性和合法性及其他证据、案件背景、证明结果的公平合理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

         

        3.对已修改的格式条款有异议的应提交原本予以反驳——债权人提交证据证明保证期间格式条款已修改的,已协商变更格式条款不再视为格式条款,不适用不利解释规则。

         

        4.当事人在攻击防御中提出的新证据可作为定案依据——一方当事人以对方在双方的反复攻击防御中提出的新证据超过举证期限为由,主张系无效证据的理由,不能成立。

         

        5.另案中保证人对保证责任的认可视为诉讼时效中断——保证人在另案诉讼中承认对债权人的保证责任并未解除,应视为其愿意承担担保责任,构成保证债务的时效中断。

         

        6.证人未出庭但其经过合法公证的证言应具有证明力——证人因病不能出庭,但出具书面证言,并经公证处公证的,其做法符合法律规定,应认定该证人证言具有证明力。

         

        7.银行不能凭借款担保合同中涂改添加部分主张权益——债权人以借款担保合同中涂改、添加部分主张权益,应就改部分外观瑕疵部分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承担举证责任。

         

        8.保证人主张不间断催收通知系一次性形成应予举证——保证人主张债权人不间断的催收通知单系在加盖保证人公章的空白回执上一次性填写完成,应就此承担举证责任。

         

        9.与一方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证据——与一方当事人或其代理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明诉讼时效中断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10.债权人的出差行为等间接证据能证明诉讼时效中断——债权人虽无直接证据证明其在诉讼时效期间主张权利,但其提交的间接证据能形成证据链,可认定诉讼时效中断。

         

        11.未注明签订时间但明确了还款日期的协议视为有效——还款协议虽未注明签订时间,但明确约定了还款日期,应认定各方对原先的借款合同达成了变更还款期限的协议。

         

        12.二审新证据证明债权确认之诉已过诉讼时效的抗辩——当事人二审才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法院不予支持,但基于新证据能证明对方当事人请求权已过时效期间的除外。

         

        13.催款通知上印文形成时间存疑时优先保护金融债权——金融借款催款通知上印文形成时间明显不利于金融机构的情况下,法院可引进利益衡量理论确定优先保护的利益。 

         

         

        1.当事人二审提交的新证据可根据具体情况予以质证

         

        ——当事人在二审期间提供的证据,法院可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质证。经质证后的证据可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二审新证据

         

        案情简介:1996年,材料公司向银行申请贷款1,611,031.25美元,随后双方签订了外汇借款合同,并由建设公司提供担保。2002年,受让银行该债权的资产公司起诉时,因资产公司未提供银行划款给材料公司的凭证,故一审未支持该笔债权。二审过程中,资产公司另外提交了同一时期银行向信用社拆借1,611,031.25美元的合同,以及银行向信用社的还款凭证,同时提供了银行多次向材料公司和建设公司发出的催收1,611,031.25美元债权的通知,材料公司和建设公司以二审新证据为由拒绝质证。

         

        法院认为:二审期间,资产公司提交了催款金额分别为1,611,031.25美元的《催收通知书》,以此证明其向主债务人材料公司和保证人建设公司主张权利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和保证期间。虽然材料公司和建设公司不同意对上述证据材料进行质证,但也认可其曾分别以借款人和保证人的身份在该《催收通知书》上签字盖章。由于本案系二审,对于当事人在二审中提供的证据材料,法院可以根据个案情况决定主持质证。材料公司和建设公司以资产公司直至二审期间才提供上述证据材料,已超过举证期限为由,不同意质证,并不影响法院根据个案情况对上述证据材料予以审查和采信。因材料公司和建设公司对其在《催收通知书》上加盖公章一事予以认可,故应认定该《催收通知书》是真实的。资产公司向主债务人材料公司和保证人建设公司主张权利没有超过2年诉讼时效和2年保证期间。本案虽无直接证据证明银行直接或通过案外人信用社向材料公司发放了150万美元贷款(后包括利息表述为1,611,031.25美元),但根据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即材料公司向银行申请贷款的报告、银行与信用社签订的《拆借合同》、银行向信用社的还款凭证以及银行多次向材料公司和建设公司发出的《催收通知书》,上述间接证据已经环环相扣,形成了一个证据链条,足以证明银行已经发放了该笔贷款并享有该笔债权,故判决材料公司对该债务承担清偿责任,建设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实务要点:对于当事人在二审期间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可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质证。经质证后的证据可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二终字第207号“某资产公司与某材料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见《东方公司广州办事处诉中山市工业原材料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审判长徐瑞柏,审判员张树明,代理审判员王宪森),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裁判文书选登》(2005:266);另见《运用新证据、间接证据认定主债权发生和判令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问题》(徐瑞柏,最高院民二庭),载《民商事审判指导·案例评析》(200402/6:279)。

         

         

        2.民事诉讼中公安机关询问笔录证据效力应综合认定

         

        ——另案刑事询问笔录,应结合其真实性和合法性及其他证据、案件背景、证明结果的公平合理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证人证言—询问笔录—综合认定

         

        案情简介:2002年9月,投资公司作为担保人,在被担保人铝业公司无力偿还生效判决确认的贷款债务情况下,代为清偿了铝业公司所欠信用社全部债务105万元。其后,投资公司一直未追偿该担保债权。2010年4月,投资公司起诉,并以2009年6月铝业公司法定代表人丘某在公安机关所做《询问笔录》中承诺同意归还投资公司代为清偿的借款主张诉讼时效中断。该笔录中丘某表示不惜“变卖铝业公司资产”明显系事后添加。

         

        法院认为:案涉《询问笔录》形成程序上并不违法,作为证据使用并无不当。从询问地点看,询问时并未采取任何强制措施,该笔录系经铝业公司法定代表人签字确认,其签字行为代表铝业公司,相应后果应由铝业公司承担。从该《询问笔录》内容表述及全文意思看,铝业公司同意偿还投资公司债务意思清楚明了,不管该笔录中“变卖铝业公司资产”是否系询问人员事后添加,均不影响本案认定。该意思表示构成诉讼时效中断,故判决铝业公司归还投资公司代为清偿款项。

         

        实务要点: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在侦办刑事案件过程中形成的询问笔录的证据效力,应结合其真实性和合法性及其他证据、案件背景、证明结果的公平合理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某铝业公司与某投资公司担保追偿权纠纷申请再审案”,见《民事诉讼中公安机关询问笔录的证据效力认定——都江堰市英华铝业有限责任公司与成都颖博投资有限公司担保追偿权纠纷申请再审案》(黄年,最高院立案庭),载《立案工作指导·申诉与申请再审疑案评析》(201204/35:138)。

         

         

        3.对已修改的格式条款有异议的应提交原本予以反驳

         

        ——债权人提交证据证明保证期间格式条款已修改的,已协商变更格式条款不再视为格式条款,不适用不利解释规则。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瑕疵合同—格式条款

         

        案情简介:2004年,凌某为王某向信用社贷款10万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借款期限至2005年5月,保证期间在打印好的“二年”基础上经手写改为“五年”,“本合同一式三份,借款人、保证人、贷款人各持一份”。同日,凌某又向信用社出具担保书载明保证期间“至贷款偿还为止”。2007年12月,信用社向凌某催告履行保证债务未果起诉。凌某以信用社擅自修改保证期间无效,其未收到合同原本无法比对为由主张免除保证责任。

         

        法院认为:本案保证期间认定应以书面合同载明为准。凌某不能提供格式条款未予变更的合同原本,应认定合同订立时约定的保证期间系在原格式条款所载2年的基础上已变更为5年。凌某称信用社当时未交付合同给他留存,一则不符合合同签订习惯,二则无证据证明,三则即如其所述,亦系对自己权利的漠视和放弃,由此导致的不利法律后果应由其自己承担。凌某嗣后出具的担保书中保证期间虽约定不明,尽管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2条第2款规定,推定为2年,但在有其他明确约定情况下,则不必适用司法解释来进行推定。本案尚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内,不宜以担保期间超过主债权法定诉讼时效期间为由否认5年的保证期间。故判决凌某承担保证责任。

         

        实务要点:债权人提交保证期间格式条款已修改的,合同对方主张格式条款未修改的应负举证责任。已协商变更格式条款不应再视为格式条款,不适用格式条款不利解释规则。当事人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保证期间,又出具保证期间约定不明的担保书,应以合同约定为准。

         

        案例索引:湖南娄底中院再审“某信用社与凌某借款保证合同纠纷案”,见《格式条款的内容在合同订立时被变更,该条款不应再视为格式条款——双峰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凌建光金融借款保证合同纠纷案》(刘凯珊,湖南娄底中院),载《全国法院再审典型案例评注(上)》(2011:365)。

         

         

        4.当事人在攻击防御中提出的新证据可作为定案依据

         

        ——一方当事人以对方在双方的反复攻击防御中提出的新证据超过举证期限为由,主张系无效证据的理由,不能成立。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新证据—攻击防御

         

        案情简介:2004年,机械公司先后22次向银行借款共计2亿余元,实业集团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2009年,银行起诉。为证明未超诉讼时效,银行提供了实业集团加盖公章的《担保人履行责任通知书》,实业集团认为该通知书上公章系伪造,并提供了公安机关销毁印章的证明。第2次开庭时,银行提交了公证送达上述通知书的公证书,实业集团以超过举证期限提出且系新证据不予质证,同时提出通知地址非法定地址。第3次开庭时,银行提交了现场到法定地址送达上述通知书的公证书,实业集团同样以新证据为由不予质证。

         

        法院认为:银行提交《担保人履行责任通知书》以证明其在保证期间内依法向担保人实业集团主张了权利,实业集团以上述通知书上加盖的印章是其已通过公安机关销毁的印章为由,向法院提交了公安局出具的印章销毁证明书等反驳证据,并提出了对加盖印章进行鉴定的申请后,银行通过向法院提交公证书予以反驳,在实业集团提出上述公证书送达地址非其法定地址后,银行再次提交第二份公证书进行反驳等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40条关于“当事人收到对方交换的证据后提出反驳并提出新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当事人在指定的时间进行交换”的规定。证据交换过程实际上包括了庭审中质证的部分功能,质证的主要内容是双方当事人对对方提出的证据进行质辩,即一方当事人对对方提出证据的有效性和真实性进行攻击,另一方则对对方的攻击进行防御,无论是在证据攻击还是证据防御中都涉及到新的用以攻击或防御的证据的提出,这种新证据的提出恰恰是当事人在举证、进行证据交换以及质证中所必需的。法院对于当事人在证据交换后提出反驳并提出的新证据再次进行交换质证,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实业集团以银行在双方上述反复攻击防御中提出的新证据超过举证期限为由,主张公证书系无效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理由,不能成立。

         

        实务要点:法院对于当事人在证据交换后提出反驳并提出的新证据再次进行交换质证,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40条“当事人收到对方交换的证据后提出反驳并提出新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当事人在指定的时间进行交换”的规定。一方当事人以对方在双方反复攻击防御中提出的新证据超过举证期限为由,主张系无效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理由,不能成立。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二终字第63号“某实业集团与某银行等借款保证合同纠纷案”,见《因反驳证据提出的新证据不属于超过举证期限的证据——上诉人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沈阳和平支行、原审被告沈阳东鹏机械施工有限公司金融借款保证合同纠纷上诉案》(刘敏,最高院民二庭;审判长钱晓晨,审判员刘敏,代理审判员李京平),载《商事审判指导·商事审判案例分析》(201201/29:171);另见《法院应当对于当事人在证据交换后提出反驳并提出的新证据再次进行交换质证》,载《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7·公司与金融卷》(2012:527)。

         

         

        5.另案中保证人对保证责任的认可视为诉讼时效中断

         

        ——保证人在另案诉讼中承认对债权人的保证责任并未解除,应视为其愿意承担担保责任,构成保证债务的时效中断。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另案中陈述

         

        案情简介:1997年,电子公司向银行贷款238万美元,电子集团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至2002年11月12日。2003年9月,银行向电子集团主张保证债务。2004年10月,电子集团在另案中陈述,其对银行的保证责任并未解除。2005年8月,银行起诉主张债权。

         

        法院认为:2004年10月,电子集团在另案起诉状中陈述其为电子公司238万美元贷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应视为其愿意承担本案担保责任,该陈述是对本案所涉债务的承认和认可,故而构成诉讼时效中断,本案诉讼时效自该日起重新起算。

         

        实务要点:保证期间内,保证人在另案诉讼中承认对债权人的保证责任并未解除,应视为其愿意承担担保责任,故而构成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中断。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某银行与某电子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见《保证期间和诉讼时效的认定以及同一抵押物上多个抵押权的实现——中国电子进出口总公司与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明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中电云南进出口公司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案》(高燕竹,最高院民二庭),载《商事审判指导·商事审判案例分析》(201003/23:123);另载《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裁判规范与案例指导·案例指导》(2011:322)。

         

         

        6.证人未出庭但其经过合法公证的证言应具有证明力

         

        ——证人因病不能出庭,但出具书面证言,并经公证处公证的,其做法符合法律规定,应认定该证人证言具有证明力。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公证的证人证言

         

        案情简介:1992年,煤矿向银行贷款1006万元,约定7年还清。1997年,根据省国资局指令,煤矿贷款由煤炭公司作为名义债务人承担。1998年,依银行起诉,法院判决煤炭公司偿还煤矿1006万元借款本息。2004年,资产公司受让该不良金融债权。2005年,煤炭公司又以资产包形式购买该债权。2006年,煤炭公司起诉煤矿要求偿还债务。诉讼中,煤矿原矿长杨某作证证明:2000年10月时,煤炭公司经理陈某打电话向其主张过债权。一审中,杨某以生病为由未出庭,煤炭公司提交了公证的该证人的证言。二审时,杨某出庭接受了双方质证。关于杨某证言应否采信,成为双方争议焦点之一。

         

        法院认为:杨某的证言经过公证处依法验证并予确认,故该证言有效并具有证明效力。杨某因病不能出庭,出具书面证言,并通过公证处公证,其做法符合法律规定。为进一步查明杨某证言所反映情况的真实性,二审庭审中,杨某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并接受双方当事人质询,经开庭质证,杨某证言所述2000年10月煤炭公司经理陈某打电话向其主张债权的情况属实,法院予以确认。其后,法院判决煤炭公司偿还包括案涉借款在内的债务并进入执行程序,即上述债权经法院诉讼确认,已不存在诉讼时效问题。故应认定本案债权行使未超过诉讼时效。

         

        实务要点:经过合法公证的证人证言具有证明力。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二终字第238号“某煤炭公司与某煤矿借款合同纠纷案”,见《上诉人佳木斯市升平煤矿与被上诉人黑龙江省地方煤炭工业(集团)总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审判长叶小青,代理审判员陈明焰、王闯),载《商事审判指导·裁判文书选登》(200903/19:239);另见《非金融机构以打包形式受让金融债权后能否向债务人主张全额债权——上诉人佳木斯市升平煤矿与被上诉人黑龙江省地方煤炭工业(集团)总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叶小青,最高院民二庭;隋汶兵,某证券公司项目经理),载《民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分析》(200303/15:192);另载《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裁判规范与案例指导·案例指导》(2010:131);另见《债权人与债务人合一后,受让人行使债权不应仅限于其受让债权实际支付的对价;非金融机构无权享有收取贷款利息的权利》,载《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借款担保卷(上)》(2011:47)。

         

         

        7.银行不能凭借款担保合同中涂改添加部分主张权益

         

        ——债权人以借款担保合同中涂改、添加部分主张权益,应就改部分外观瑕疵部分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承担举证责任。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涂改添加

         

        案情简介:1998年12月,银行起诉设备厂偿还借款期限已届满1年的贷款190万元,同时据以向村委会主张连带保证责任的证据,即1996年3月签字的《借款申请》中“担保单位意见”及《保证担保借款合同》中,关于担保期限至“1998年12月31日”的数字均有明显涂改,改动之处未有签章。村委会以超过保证诉讼时效应免除其担保责任。

         

        法院认为:信用社提供的《借款申请书》和《保证担保借款合同》关于保证期限均有明显涂改痕迹且未加盖校正章。借款合同虽注明一式三份,但村委会提供了信用社同期未向其他借款人退还保证合同的证明。因信用社提供的证据材料外观形式存在缺陷,不能单独作为认定该涂改、添加后的担保期限系各方当事人协商一致意思表示的依据。因信用社以合同中涂改、添加内容主张权益,应对该涂改、添加系各方合意负举证责任,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因主债务履行期满后6个月内,信用社未要求村委会承担保证责任,故本案村委会的保证责任依法免除。

         

        实务要点:债权人以借款担保合同中涂改、添加部分主张权益,应就改部分外观瑕疵部分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承担举证责任,否则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提字第4号“某信用社与某设备厂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见《持形式上有瑕疵的证据主张权益的当事人应承担继续举证责任——长沙市雨花区韶山路农村信用合作社与长沙市天心区新开铺街道办事处新天村民委员会、长沙轴瓦设备厂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姜华,最高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案例评析》(200804/26:186)。

         

         

        8.保证人主张不间断催收通知系一次性形成应予举证

         

        ——保证人主张债权人不间断的催收通知单系在加盖保证人公章的空白回执上一次性填写完成,应就此承担举证责任。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催收通知—一次性形成

         

        案情简介:1996年,汽车厂为实业公司向银行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嗣后汽车厂以银行证明催收的多份通知系在加盖汽车厂公章的空白回执上一次性填写完成,主张银行并未实际催收,故应免除保证责任。

         

        法院认为:汽车厂提出催收回执实际是由银行在盖有汽车厂公章的空白回执上,由其根据保证期间和诉讼时效的需要自己填写,不能视为其已在保证责任期间及诉讼时效期间内向汽车厂主张过权利,汽车厂应免除担保责任的主张,因银行不认可上述事实而汽车厂对公章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且未能提供有关银行于何时一次性填写该催收回执的证据,故对汽车厂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实务要点:保证人主张债权人不间断的催收通知系在加盖保证人公章的空白回执上一次性填写完成,但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的,不予支持。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终字第174号“某资产公司与某实业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见《担保人与另一企业法人系关联企业,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两关联企业存在一定程度混同的,债权人对担保人发出的催收通知由关联企业法定代表人盖的章,可以视为担保人收到债权人的催收并同意履行保证责任——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兰州办事处与新疆金舸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第一汽车集团新疆汽车公司、新疆第一汽车厂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审判长徐瑞柏,审判员张树明,代理审判员张雪楳),载《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借款担保卷(下)》(2011:899)。

         

         

        9.与一方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证据

         

        ——与一方当事人或其代理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明诉讼时效中断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证人证言—利害关系

         

        案情简介:1995年,马某与期货公司签订期货代理协议,约定前者委托后果代理进行期货交易,期货公司营业部在该协议上加盖公章。1996年,马某设在期货公司的账户收到1000万元转账汇款。1997年12月,马某因涉嫌犯罪被羁押。1999年4月,检察院作出不予起诉决定。1998年12月,营业部停止营业,期货公司营业执照吊销但一直未进行清算。2004年7月,马某诉请期货公司的开办单位保险公司归还其期货存款1000万元及利息。为证明诉讼时效中断,马某提供了其表兄把兄弟王某出具的证言,证明王某经常找其要钱,该证言上加盖了期货公司营业部的公章。

         

        法院认为:马某在1997年12月已向期货公司经理卢某催要过本案的期货保证金,并遭到拒绝,此时,马某应知其权利受到侵害,但自马某1999年4月被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释放获得人身自由,在此后长达五年的时间中,并无任何影响马某主张其权利的事实或法律上的障碍,诉讼时效应自此时起计算。期货公司清算与否,并不能成为马某不起诉的合法事由。虽然王某的证词上盖有原期货公司营业部的财务章,但期货公司营业部早已停业,期货公司亦已被吊销营业执照,期货公司营业部不可能作出证言,而马某对于期货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的事实亦知情,故对其而言,王某和代表期货公司营业部的财务章不能构成表见代理,故该证言只能表明是王某而非期货公司营业部证明马某主张过对期货公司的债权。同时,王某的证人证言无法清楚地证明马某向期货公司主张债权的时间,对诉讼时效中断的证明内容不够明确;且证人王某与马某个人关系密切,对于马某欲证明的诉讼时效中断问题,只有单独一个证据,无其他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9条规定,与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故对该证据不予采信。在实质上的债权人未主张权利的情况下,马某作为该笔款项形式上的权利人,在无任何主、客观障碍情况下,怠于主张权利,使得本案诉讼时效消灭,亦导致银行不能追偿以实现其债权,故马某不应得到本案所涉款项之剩余本金及利息。判决驳回银行诉讼请求。

         

        实务要点:证人证言是一种重要的民事证据,但对证人证言的认定应当慎重。与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终字第205号“马某与某保险公司等欠款纠纷案”,见《证人证言不能单独作为定案依据——马艳杰与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期货欠款纠纷案》(审判长吴庆宝,代理审判员贾纬、沙玲),载《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4)·金融卷》(2011:321)。

         

         

        10.债权人的出差行为等间接证据能证明诉讼时效中断

         

        ——债权人虽无直接证据证明其在诉讼时效期间主张权利,但其提交的间接证据能形成证据链,可认定诉讼时效中断。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间接证据—出差行为

         

        案情简介:1992年,电力公司与实业公司签订供货合同。2003年11月,实业公司起诉电力公司追索货款。实业公司提出其在2000年8月21日通过传真与电力公司进行第二次对账后,又先后两次依国家计委的补差通知向电力公司发函主张差价款2556万元,并于2001年1月8日至2002年1月20日期间先后5次去电力公司所在地内蒙要求给付差价款和对账,并提供了相应的火车票、飞机票,住宿发票等差旅费单据。

         

        法院认为:案涉购销合同履行期较长,实业公司在与电力公司第二次对账并提出价差主张后,连续两年先后数次前往内蒙,若其间反倒不再主张该巨额权利,实在有违企业间交易之常理。若实业公司在此期间数次前往内蒙非就货款问题进行磋商和主张,法院实难理解其数次出差内蒙的目的之所在。特别是在实业公司总经理于2002年1月20日出差内蒙之次日,电力公司即下发通知,明确指示不对实业公司执行国家计委的补差通知。如果实业公司在此之前未向电力公司主张差价款,那么也将难以解释电力公司为何再发如此正式的通知。尽管需方辩称并未收到实业公司两份关于主张货款差额的函件,但未能对实业公司提交的数次赴内蒙协商差价的查旅费等证据提出有力的反证来证明实业公司未取内蒙主张差价款,故综合考虑本案证据和事实,应认定实业公司的两次发函、第三次对账,以及2001年、2002年期间的数次出差行为,可形成一个证据链,能证明实业公司2000年8月21日因第一次主张差价款而引发诉讼时效中断后,连续向需方主张差价款,从而不断引起诉讼时效的中断,上述的出差日期可以分别视为诉讼时效中断的日期。故本案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实务要点:对于履行期较长的债务,债权人虽无直接证据证明其在诉讼时效期间向债务人主张权利,但其提交的间接证据形成的证据链能证明其不间断主张过债权的,可认定诉讼时效中断。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二终字第205号“某电力公司与某实业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案”,见《诉讼时效中断带来的法律后果——北京巴布科克·威尔科克斯有限公司与内蒙古电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蒙达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电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审判长叶小青,审判员陈明焰,代理审判员王闯),载《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合同卷(下)》(2011:703)。

         

         

        11.未注明签订时间但明确了还款日期的协议视为有效

         

        ——还款协议虽未注明签订时间,但明确约定了还款日期,应认定各方对原先的借款合同达成了变更还款期限的协议。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还款期限

         

        案情简介:1997年至1998年,贸易公司向银行贷款共计1000万余元,贸易集团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二审期间,银行提交了另一份还款协议,载明银行、贸易公司、贸易集团三方协议约定在1999年8月30日偿还全部借款,但该还款协议未注明还款日期。

         

        法院认为:本案二审期间,银行提供的还款协议书,虽未注明签订时间,且各方当事人对协议书签订时间有不同主张,但该协议书明确约定了还款日期,且三方当事人均加盖了公章。故应认定三方对案涉借款达成了变更还款期限的协议。因贸易公司于该还款期限届满后仍未偿还借款,构成违约,应承担偿还本金、利息及罚息的责任。因全部借款还款期限变更为1999年8月30日,逾期罚息应从该期限届满之次日起算。

         

        实务要点:还款协议虽未注明签订时间,但明确约定了还款日期,且各方当事人均加盖了公章,应认定各方对原先的借款合同达成了变更还款期限的协议。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某银行与某进出口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见《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的区别与联系——中国银行哈尔滨市兆麟支行、哈尔滨进出口集团公司与哈尔滨进出口集团公司国际贸易公司借款担保纠纷案》(刘贵祥),载《民商审判指导与参考·案例评析》(200201/1:207);另见《抵押合同中债权金额处有刮磨痕迹的具体认定问题以及对发生于最高额抵押期限之前的债权是否属于担保范围的认定问题》,载《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借款担保卷(下)》(2011:634)。

         

         

        12.二审新证据证明债权确认之诉已过诉讼时效的抗辩

         

        ——当事人二审才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法院不予支持,但基于新证据能证明对方当事人请求权已过时效期间的除外。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确认之诉

         

        案情简介:1988年,省政府和省计委委托投资公司转贷给卷烟厂的外国政府贷款50万美元,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日为1993年12月31日。1998年,投资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截至1995年6月20日,卷烟厂尚欠贷款67万余美元。卷烟厂一审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二审中提交新证据主张投资公司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

         

        法院认为:投资公司起诉时请求法院确认其对贷款享有权利并确认用款人卷烟厂所欠该笔贷款的余额,该诉讼请求所依据的债权关系,是诉讼时效制度的适用客体。故本案应对当事人之债权债务关系的诉讼时效问题进行审理。鉴于原审法院对诉讼时效问题没有进行审理,而该案件事实涉及到当事人的重大民事权益,为确保双方当事人充分行使诉权,本案应以原审认定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

         

        实务要点: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人民法院不应对诉讼时效问题进行释明及主动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基于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情形除外。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某投资公司与某卷烟厂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见《在确认之诉中亦应适用诉讼时效制度——河北省企业投资公司与保定卷烟厂、烟草总公司河北省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王东敏),载《民商审判指导与参考·案例评析》(200201/1:271)。

         

         

        13.催款通知上印文形成时间存疑时优先保护金融债权

         

        ——金融借款催款通知上印文形成时间明显不利于金融机构的情况下,法院可引进利益衡量理论确定优先保护的利益。

         

        标签:诉讼时效—证据规则—催收凭证—司法鉴定—印文形成时间

         

        案情简介:2004年,渔业公司以船舶抵押向银行贷款80万元。2008年,银行主张债权。针对银行提交的两份证明诉讼时效中断的催款通知单,渔业公司提出其贷款时,银行业务员即要求其在两份空白催收通知上盖印章,贷款到期后,银行业务员即在两份催收单上填写时间而成。渔业公司申请司法鉴定显示结论是:左下角“债务人声明”部位印章形成在先,笔迹形成在后。

         

        法院认为:从司法鉴定结论看,只能证明“债务人声明”部位先盖有银行公章,后填写字迹,不能证明渔业公司公章在其贷款时就已经加盖。渔业公司向银行申请借款时距离还款日期尚有近一年时间,在贷款到期后渔业公司是否会履行还款义务及邱某是否会履行抵押担保责任尚不明确的情况下,渔业公司关于其应银行要求在空白催款通知上盖章签名的陈述不符合常理。在日常生活中确实存在先盖章后填写字迹的做法,渔业公司特别强调催收通知上的开发公司印章和邱某签名、印章系在贷款时所产生,但其所申请的司法鉴定结论并不能证明这一事实,故渔业公司应自行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渔业公司以银行业务员在两份催收通知左下角填写字迹的时间晚于其签名盖章的时间,不足以证明渔业公司在催收通知上盖章、签名的行为发生于其向银行申请借款之时,故渔业公司关于其预先抛弃时效利益的行为无效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判决渔业公司偿还银行借款本息,银行对抵押船舶享有抵押权。

         

        实务要点:考虑到金融债权关涉公益,借款人时效利益属于私益,对于金融借款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关键证据,催款通知上印文形成时间明显不利于金融机构一方、事实存疑情况下,法院裁判时可引进利益衡量理论确定优先保护的利益。

         

        案例索引:福建高院(2009)闽民终字第507号“某银行与某渔业公司等借款抵押合同纠纷案”,见《中国农业银行石狮市支行诉石狮市宏福海洋渔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等船舶抵押借款合同案》(陈萍萍),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0商事:203)。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法律  诉讼时效 证件规则  案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