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检索:

        下载中心

        联系我们

        徐孟杰186-0057-7238

        邮箱:xujie192@163.com

        下载中心

        字号:   

        从一起合资企业纠纷谈管辖及法律适用条款的效力 

        作者:京盛凯-项丹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7月31日 11:46

        一名美国人与三名中国人签订《合资经营协议》,一致同意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公司。该《合资经营协议》第8条约定,“公司各股东应严格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同心协力,共同经营发展公司业务。应本着友好协商,求同存异的精神解决矛盾和纠纷。如协商不能解决,交由公司注册所在地的机构仲裁或法院解决”。后因协议各方就股东利益分配产生争议,其他三名自然人在上海市某基层法院对美国人(被告)提起民事诉讼,案由为“合伙协议纠纷”。

        被告聘请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作为其代理人。代理人收案后,在举证期限内向法院提起管辖权异议,认为该《合资经营协议》第8条对本案争议解决的管辖已有明确约定,公司注册地——即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仲裁机构或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请求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国际条约

        中国尚未加入关于国际民事诉讼管辖权的国际公约——海牙《协议选择法院公约》。

        (二)管辖适用法院地法

        代理人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34条的规定,当事人可以书面方式约定管辖法院。本案各方当事人已经在《合资经营协议》中约定了公司注册所在地的机构仲裁或法院来解决矛盾的争议解决方式,该约定未违反中国法律有关专属管辖、级别管辖等规定,应当被认定为有效。(注:在2012年《民事诉讼法》修改之前,原法第242条(涉外篇)规定,“涉外合同或者涉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用书面协议选择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法院管辖。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管辖的,不得违反本法关于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新编《民事诉讼法》在修改时删除了原第242条,在新《民事诉讼法》修改增加第34条,“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三)准据法的适用

        针对《合资经营协议》中管辖权约定,当纠纷发生时,双方应当以仲裁还是诉讼解决纠纷,对第8条的约定适用哪个地区的法律作出解释。代理人认为应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14条之规定,“法人及其分支机构的民事权利能力、民事行为能力、组织机构、股东权利义务等事项,适用登记地法律。”鉴于此,我们特聘请香港律师就《合资经营协议》中协议管辖的约定是否有效,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出具了法律意见书。

        香港律师认为:

        (1)《合资经营协议》的当事人间并未明文约定判断仲裁协议效力的准据法。因此,根据各国立法例以及学说上的探讨,应以“与协议最接近和有最实在关联的法律制度”作为准据法。根据其对事实背景的判断,认为香港法律为“与协议最接近和最实在关联的法律制度”。

        (2)第8条约定“将争议提交仲裁或诉讼解决”是否有效?香港律师认为,根据香港法律,该约定有效,当事人可以据之提请仲裁或诉讼,依据为实务案例William Co V. Chu KongAgency Co Ltd & Anor-[1993]2 HKC 377。在该案例中,争议双方约定“所有争议应依中国法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解决或在中国仲裁解决”,原告一方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提起诉讼,被告对管辖提出异议。主审法官Kaplan在判决中这样写道,“我认为:本条约定应依据下列方式解释。当事人已合意在中国仲裁或诉讼。当发生争议时,申请人有权做出选择。他可以选择在中国仲裁或诉讼。一旦他做出了决定,这件事就确认了,被告无权拒绝。一旦一方选择了在中国进行仲裁或诉讼,这个选择就具有约束力,法院通常会认定这个选择的效力。但在本案中,原告选择了‘在香港诉讼’这个不在当事人间约定范围内的争议解决程序。因此,要由被告来决定是否行使其选择权。鉴于被告现选择在中国仲裁。基于此,原告的选择是无效的,因为原告所选择的并不在当事人间约定的范围内。”

        综上,香港律师认为,本案中其他三位自然人在中国大陆诉讼的选择是无效的。相反,我方当事人有权依据其约定,自行选择是否在香港仲裁或诉讼。

        本案最终的法院裁定结果差强人意。虽然代理人适用中国法律推导出的结果与香港律师适用香港法律推导出的结果相同,皆认为本案交由香港的仲裁机构或者法院处理更为妥当,但事实上,本案的主审法院在裁判文书中对代理人提起的管辖权异议理由并未逐一分析便直接加以否定,转而适用国际法的一般管辖原则。法院认为各方当事人的经常居住地皆在中国上海,因此裁定驳回管辖权异议,确认该法院具有管辖权。至于本案适用法律,主审法院对此也是只字未提,很自然地直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当然,这样的结果对我方当事人也起到了提醒的作用。他曾表示自此以后所要签订的协议书,尤其是类似的涉外合同,无论是法律适用条款,还是管辖约定条款都会先请律师进行法律审核,出具法律意见后再做定稿签署。

        ——来源 作者简介:周姣璐,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律师。

        本文选自《大成涉外争议解决法律资讯》(2014年7月刊)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法律  合资企业纠纷  法律适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