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检索:

        下载中心

        联系我们

        徐孟杰186-0057-7238

        邮箱:xujie192@163.com

        下载中心

        字号: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观点集成之劳动争议(三)

        作者:京盛凯-项丹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8月27日 16:20

         

        13.职工外出学习休息期间受到伤害能否认定为工伤

        伤害工伤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2007)辽行他字第1号《关于职工外出学习休息期间受到他人伤害应否认定为工伤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原则同意你院审判委员会倾向性意见,即职工受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期间,在学习单位安排的休息场所休息时受到他人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此复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职工外出学习休息期间受到他人伤害应否认定为工伤问题的答复》(2007年9月7日,C2007]行他字第9号),载奚晓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编:《行政执法与行政审判》2007年第4集(总第24集),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679页。

        请示的问题:职工外出学习休息期间受到他人伤害,是否属《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5)顼规定的:“因公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应认定为工伤的情形?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意见:倾向认定为工伤,鉴于国家及省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对此类情况有不同意见,为稳妥起见,请示最高人民法院。倾向认定工伤的理由是:

        1.《工伤保险条例》第16条列举排除的不得认定或视同工伤的情形有:(一)因犯罪或者违反治安管理伤亡的;(二)醉酒导致伤亡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此条排除的情形均为受害人自身原因导致伤亡发生的,本案的情形并不在排除之内。

        2.《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5)项规定的:“因公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包括三个事实要件:一是有伤害结果的发生;二是时间系因公外出期间;三是原因系工作。本案的情形符合第一、第二个条件对此没有争议,只是对是否符合第三个条件存在不同理解。但第二、三个条件不应单独理解,应当结合起来。第二个条件应理解为整个外出期间皆为因公,并没有区分工作和休息,这也体现了外出期间的特殊性,否则没有必要将因公外出单独列举。虽然第二个奈件中的“公”和第三个条件中的“工”用语不同,但公务和工作本身并没有明显的区别。第二个条件与第三个条件结合起来理解,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因公外出期间受到的伤害都是因工作原因,这也和《工伤保险条例》第16条列举排除因个人原因造成伤亡的相对应。

        3.《工伤保险条例》是一个权利保障法,在法律条文本身规定不明确的条件下,应作出对权利人更为有利的理解,这符合该条例的立法宗旨。

        4.本案受害人是在受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期间发生的伤害,学校是接受单位的委托对其进行培训,休息的场所系学校指定。

        5.本案虽然受害人已向加害人主张了民事赔偿,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掼害赔偿解释》第12条第2款的规定,并不排除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同时,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此最高人民法院也有明确的答复。

        14.退休人员与现工作单位之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其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

        退休人员劳动关系工作时间工伤保险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2006)渝高法行示宇第14号《关于离退休人员与现在工作单位之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以及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一案的请示》收悉。经研究,原则同意你院第二种意见,即: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2条、第61条等有关规定,离退休人员受聘于现工作单位,现工作单位已经为其缴纳了工伤保险费,其在受聘期间因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退休人员与现工作单位之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以及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问题的答复》(2007年7‘月5日,C2007]行他字第6号),载奚晓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编:《行政执法与行政审判》2007年第5集(总第25集),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847页。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所请示的第二种意见认为,《宪法》规定了公民有劳动的权利和义务。现行法律只对劳动者年龄的下限作出了规定,对劳动者年龄的上限没有作规定,不能因是离退休职工就否定其劳动者身份。《工伤保险条例》第61条第1款规定:“本条例所称职工,是指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各种用工形式、各种用工期限的劳动者”。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条规定:“中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与劳动者之间,只要形成劳动关系,即劳动者事实上已成为企业、个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并为其提供有偿劳动,适用劳动法”,第4条规定:“公务员和比照实行公务员制度的事业组织和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以及农村劳动者(乡镇企业职工和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除外)、现役军人和家庭保姆等不适用劳动法”。由此可见,是否形成劳动关系应看劳动者是否事实上已成为企业、个体经济组织的成贡,并为其提供有偿劳动。离退休人员与现在工作单位之间签订的聘用合同实质上就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订立的劳动合同,不能因其名称不同就排除在《劳动法》及相关法规、规章的规定之外。如果不将离退休人员与现在工作单位之间的聘用关系认定为劳动关系,相关行政机关不强制用人单位按规定缴纳工伤保险费,就会出现劳动者在遭受工伤损害后,因用人单位破产、逃避债务等原因而得不到赔偿的情况。且中办发[2005]9号文件没有明确将离退休人员排除在劳动关系之外。故应将离退休人员与现在工作单位之间的聘用关系认定为劳动关系,离退休人员在受聘期间因工受伤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

        15.车辆挂靠其他单位经营车辆,实际所有人聘用的司机工作中伤亡能否认定为工伤

        伤亡工伤事实劳动关系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2006)皖行他字第0004号《关于车辆挂靠其他单位经营车辆实际所有人聘用的司机工作中伤亡能否认定为工伤问题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个人购买的车辆挂靠其他单位且以挂靠单位的名义对外经营的,其聘用的司机与挂靠单位之间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在车辆运营中伤亡的,应当适用《劳动法》和《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认定是否构成工伤。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车辆挂靠其他单位经营车辆实际所有人聘用的司机工作中伤亡能否认定为工伤问题的答复》(2007年12月3日,C2006]行他字第17号),载奚晓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编:《行政执法与行政审判》2007年第6集(总第26集),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072页。

        本案经安徽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形成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昊利春与永达车队之间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应认定为工伤。理由是:本案中,凌义生将自己购买的货车挂靠在永达车队,并雇用吴利春驾驶,英与吴利春之间就形成了直接的雇佣关系。由于该车登记的所有权人为永达车队,凌义生对外亦以永达车队的名义从事货运服务,永达车队按车定期收取挂靠费,实质上也从吴利春的劳动中受益,凌义生虽以个人名义雇用关利春为司机,但其行为的后果应当由永达车队承担。永达车队是吴利春法律上的雇主,双方已经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因此,吴利春和永达车队之间的关系可以适用《劳动法》和《工伤保险条例》,吴利眷在驾驶该车运输途中发

        生交通事故致伤,如果没有《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蓄意违章、自杀或自残等排除认定工伤的情形,就应依法认定为工伤。

        最高人民法院在答复中采纳了第一种意见。

        16.司机因公外出造成交通事故,未构成交通肇事罪,也不属于自杀、酗酒、蓄意制造交通事故的,应认定为工伤交通事故工伤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关于工伤认定法律适用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同意你院第二种意见,即司机因公外出造成交通事故,未构成交通肇事罪,也不属于自杀、酗酒、蓄意制造交通事故的,应认定为工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工伤认定法律适用的请示的答复》(2001年6月15日,法行(2000] 26号)。

        17.工程承包企业在内部承包合同中约定将劳动者工伤风险转给实力有限的自然人承担,该约定损害劳动者合法权益,属无效约定劳动者工伤无效约定龙建康诉中洲建筑工程公司、姜建国、永胜县交通局损害赔偿纠纷案(判决时间:2000年4月11日,一审法院:永胜县人民法院,当事人未上诉)。

        裁判摘要:工程承包企业在内部承包合同中约定将劳动者工伤风险转给实力有限的自然人承担,该约定损害劳动者合法权益,属无效约定。

        云南省永胜县人民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2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以下统称用人单位)和与之形成劳动关系的劳动者,适用本法。”第3条规定:“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休息休假的权利、获得劳动安全卫生保护的权利、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的权利、享受社会保险和福利的权利、提请劳动争议处理的权利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劳动权利。”第4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依洼建立和完善规章制度,保障劳动者享有劳动权利和履行劳动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6条第2款规定:“公民、法入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第30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被告中洲公司是经国家批准有资格承包建设工程的企业,在用人时应当承担《劳动法》规定的提供劳动保护、对劳动者进行劳动就业训练等义务。中洲公司通过签订《建设工程承包合同》,向被告交通局承包了过境线工程。作为该工程的直接承包者和《劳动法》规定的用人单位,中洲公司在将该工程转交给被告姜建国具体负责施工后,没有履行《劳动法》规定的上述义务,也未对姜建国的工作情况进行监督管理,因而引起工伤事故的发生。对此,中洲公司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姜建国通过与被告中洲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中洲公司形成了内部承包关系,代表中洲公司直接对过境线工程的具体施工和用人负责,因此也应当代表中洲公司履行《劳动法》给用人企业规定的提供劳动保护、对劳动者进行劳动就业训练等义务。但是姜建国在聘用了劳动者以后,只给劳动者泛泛地讲些劳动时的注意事项,并未认真进行劳动就业训练就让劳动者上岗。在劳动过程中,姜建国也只是提供了搭架用的材料,并不督促和指导工人采取有效的安全防护措施。特别是在看到钢筋架没有安全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姜建国还指挥工人返工,这种不顾劳动安全的违章行为是导致此次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因此,姜建国对此次事故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由于中洲公司是过境线工程的承包人,姜建国与中洲公司是内部承包关系,所以姜建国不能在本案中直接承担民事责任。被告中洲公司是有资质承包建设工程的企业,这个资格不仅是指其有实力完成一定标准的工程建设,还包括其有实力对在施工过程中发生的事故进行处理、挽救和承担赔偿责任。中洲公司在与被告姜速国签订的内部承包合同中约定:“如发生一切大小工伤事故,应由姜建国负全部责任”,把只有企业才能承担的风险转给实力有限的自然人承担。该约定损害劳动者合法权益,违反了《劳动法》的规定,是无效约定,不受法律保护。鉴于此次事故是由姜建国的违章行为导致的,中洲公司在对原告龙建康承担了民事责任后,可另行追究姜建国应当承担的责任。被告交通局是过境线指挥部工程的发包方,既不是劳动合同中的用人单位,也不是雇佣合同中的雇主,与原告龙建康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且对龙建康所受工伤无过错责任,故不应在本案中承担民事责任。原告龙建康和其弟龙建生是按照被告姜建国的违章命令返工,本身无故意或过失,在本案中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龙建康因工伤致残,有权利请求赔偿。《民法通则》第119条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鉴于工伤损害赔偿目前尚无统一的赔偿标准,故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及云南省规定的标准执行。龙建康的部分诉讼请求超出了当地农业人口中劳动力人均年纯收入和平均生活费标准,明显过高,对此超出部分不予支持。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一审剡决发生法律效力,并已执行完毕。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1年第1期。

        位直接承接下属企业与劳动者之间形成的劳动合同权利义务冼祯祥、罗永军、沈拓懿、陈芝锋、苏锦、赖捷与广西三环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广西北流炻瓷厂劳动合同纠纷抗诉案(最高人民法院C2002]民一抗字第1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时间:2003年8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订立和变更劳动合同,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未经协商一致签订的劳动合同为无效劳动合同。1994年3月1臼、1995年1月12日,炻瓷厂与六劳动者所签《员工劳动合同书》,是经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而签订,应认定为有效。通过上述劳动合同,六劳动者与炻瓷厂建立了劳动合同关系,合同期限分别至1999年2月和1999年1月。而1995年6月30日炻瓷厂指定各部门负责人代签的《劳动合同书》,未经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依法应认定为无效。原再审判决认定该份合同系有效合同有误,应予纠正。按照三环集团章程的规定,其控股企业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独立企业法人。因此,三环集团虽然对炻瓷厂进行控股并对其发展规划、年度计划等实施统一管理,但是,下能因其控股地位直接承接炻瓷厂与六劳动者之间形成的合同权利和义务。原再审判决认定“鉴于炻瓷厂与三环集团的隶属企业关系,三环集团可享有炻瓷厂的权利并承担其义务”错误,应予纠正。虽然,三环集团作出聘任决定,聘任冼祯祥等五人为三环集团高级、中级管理人员,对赖捷也做了工作安排,但是,三环集团并未与六劳动者重新签订劳动合同,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三环集团对六劳动者的岗位进行调整后,仍由炻瓷厂向六劳动者发放工资并代缴养老金和各项社会保险费。因此,六劳动者与炻瓷厂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并未变更为与三环集团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六劳动者的用人单位仍为炻瓷厂三环集团与炻瓷厂为两个相互独立的企业法人,不能同时为六劳动者的用人单位。原再审判决认定“六劳动者既保留与炻瓷厂的劳动合同关系,与三环集团同样形成劳动合同关系”没有法律依据,应予纠正。六劳动者在与炻瓷厂的劳动合同有效期内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应由炻瓷厂向六劳动者提出赔偿经济损失的主张。但是,炻瓷厂并未作为用人单位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根据《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发生劳动争议,对仲裁裁决不服的,方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原一审法院将未申请仲裁的炻瓷厂追加为本案被告,没有法律依据。综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有理,三环集团作为用人单位请求判令六劳动者赔偿其经济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沈德咏主编、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编:《审判监督指导与研究》

        2003年第4卷(总12卷),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103~112页。

        集团公司的组建,必然会涉及到劳动者与原企业以及集团公司之间劳动合同关系的认定问题。如果集团公司与劳动者建立新的劳动关系,就应签订劳动合同,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本案最终判决表明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态度:集团公司与成员企业的控股关系,以及集团公司向劳动者作出的聘任决定,均不能构成集团公司与劳动者形成劳动合同关系的决定因素。因此,用人单位应引以为戒,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和内容订立并完善劳动合同,并且一旦与劳动者发生劳动争议,应及时主张权利,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19.审理涉及农民工的劳动争议纠纷的司法原则

        农民工劳动争议

        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推进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全面落实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司法觯释的相关规定,充分及时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在审理涉及农民工维权的案件时,要准确把握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精神,处理好农民工合法权益保护与企业健康发展之间的关系,努力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对案件事实清楚,法律关系明确的拖欠农民工工资或者劳务报酬纠纷以及有财产给付内容的涉及农民工的劳动争议纠纷,要着力提高司法保护的效率,在确保公正的前提下,务必做到快审快结和及时执行。符合先予执行法定条件的,应当及时裁定先予执行。要坚持依法平等保护原则,在劳动条件、安全生产、劳动报酬,以及工伤、医疗、养老保险等各个方面,引导和树立城乡平等的社会观念,为建立城乡统一的人力资源市场,推进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作出积极努力。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为推进农村改革发展提供司法保障和法律服务的若干意见>的通知》(2008年12月3日,法发(2008) 36号)。

        ��不e�������.���办法》属于部门规章,其法律效力并不比地方性法律、地方政府规章高。根据《立法法》第8条、第64条和第73条第2款的规定,此问题不属于中央立法权的范围,而是属于地方立法权的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案件适用法律规范问题的座谈会纪要》中指出,地方性法规与部门规章对同一事项规定不一致的,地方性法规对属于地方性事务的事项作出的规定,应当优先适用,部门规章与地方政府规章不一致的,地方政府规章对属于本行政区域的具体行政管理事项作出的规定,应当优先适用。根据该文件的精神,地方性法规或者地方政府规章与《试行办法》规定不一致的,应当优先适用地方性法规或地方政府规章。

        2.除《条例》规定几种不得认定或视同工伤的情形外,对工伤职工不能因其有过错而减少其工伤补偿金。根据民事侵权赔偿的理论,受害人的过错造成的扩大损失部分,应当由受害人承担,从而减轻侵害人的赔偿责任。但是,工伤赔偿采取的是无过错责任,也就是说,无论受害人有无过错,只要因工伤给其造成多大的损失,就应按照该损失的情况,依据有关规定的标准予以补偿。因此,法院确定这类案件的补偿标准时,一般无须考虑工伤职工主观上有无过错。但是,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16条的规定,凡是发现工伤职工因犯罪、违反治安管理、醉酒、自残、自杀导致伤亡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不得给予工伤补偿。

        3.[2006]行他字第12号答复及楣关司法解释适用于因用人单位以外第三人造成职工工伤的所有行政案件。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入侵权损害,最典型的就是交通事故。《道路交通安全法》亦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支持当事人的合法请求。但是,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入侵权损害,并非仅指交通事故这一类情况,亦包括其他情况,如某单位保安在维持商场秩序中被第三人打伤等情况。凡是属于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入侵权损害的工伤保险行政案件,均可以适用(2006)行他字第12号答复及相关的司法解释。

        ——蔡小雪①:《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补偿》,载奚晓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编:《行政执法与行政审判》2007年第3集(总第23集),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517~518页。

        本题至第916题系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的相关答复中梳理出的有关工伤认定和补偿的观点。有关行政处理的原则与民事处理的原则是相通的。对于工亡亲属在获得高于工伤保险待遇的民事赔偿后,是否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补偿的问题,现行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尚没有明确规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的倾向性意见是: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鲆释》第12条规定的精神,受害人从事故方(第三人)获得民事赔偿后,还可以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37条规定,向工伤保险机构申请工伤保险待遇补偿。最高人民法院负责人2093年12月9日就上述司法解释答记者问时有明确表述,体现了保护受害人利益的立法精神。最高人民法院本答复肯定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的倾向性意见。

         

        来源——2014-08-27 民事审判参考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最高人民法院  司法观点集成  劳动争议  案例